,本人花费了很大精力才找到了一定数量的、必要的分析材料,先来带大家看看这个案件的

(A案)6月14日,55岁妇女Anna,性侵后浴袍系带勒死。(凶手特意对犯罪现场进行了侮辱性布景)

(B案)6月28日,85岁妇女Mary mullen,性侵后受惊导致心脏病发作而死。

(C案)6月30日清晨,68岁妇女Nina Nichols,性侵后尼龙丝袜勒死。

(D案)6月30日夜,65岁妇女Helen black,性侵后尼龙丝袜勒死。

个人分析结果:一案至四案只存在一个凶手,该凶手具有极其优秀的伪装能力与智力水平。

(E案)8月19日,75岁妇女Ada elger,生前被性侵,被勒死在家中。

(F案)8月21日,67岁妇女Jane Sullivan ,生前被性侵,被勒死在家中。(尼龙丝袜)

(G案)12月5日,20岁女子Sophie clark ,生前被性侵,被勒死在家中。

(H案)12月31日,23岁女子Patricia race,生前被性侵,被勒死在家中。

个人分析结果:年轻女子案件可以作为单独案件调查,八月案与六月案可以合并,且存在两个扼杀者(原因后面会统一解释)

(I案)5月6日清晨,69岁妇女Mary brown ,强暴、暴打和勒颈,多处刀伤,致命伤是勒颈。

(J案)5月6日夜,23岁女子Beverley zaman ,生前被性侵,死于刀伤。

(K案)9月8日,58岁妇女Evelyn carbin ,生前被性侵,被勒死在家中。

(L案)11月23日,23岁女子Joann graff,生前被性侵,被勒死在家中。

个人分析结果:两个犯罪人轮流作案,后者(b凶手)一直对前者(a凶手)犯罪手法进行效仿和学习。

(M案)1月4日,19岁女子Mary Sullivan ,生前被性侵,被勒死在家中。

在最后一个受害者Mary Sullivan被害9个月后,一位年轻的女性来到警局报案。她声称家中闯入了一个自称是警探的陌生男人,将她绑在床上进行了性侵,匆匆道歉后仓促离去。警方顺着这条线索,找到了阿尔伯特•徳萨尔沃。

但是,被拘留后不久,徳萨尔沃忽然向警方坦白,说自己就是他们追捕已久的“波士顿扼杀者”。

徳萨尔沃的供词非常详尽,他描述了每个案件的杀人手法,他所提到的谋杀细节,甚至只有警方和杀手才能得知。

但6年后,监狱里的徳萨尔沃忽然给他的心理医生打去电话,声称他不是真正的波士顿扼杀者,他想说出关于波士顿扼杀者的一切。

但就在他即将说出一切的前个晚上,徳萨尔沃在牢房里睡觉时察觉到一些异响,就在他想起身时,却被两个彪形大汉擒住,随后被捅数刀后身亡。

——在想要说出一些东西的前一个晚上,在层层设防的监狱中,被人悄无声息的杀死。

徳萨尔沃的弟弟甚至一些受害人家属都希望警方将徳萨尔沃的尸体挖出,重新对DNA进行检验对比,但是警方以案件已经审理结束为理由,赫格尔一再推诿。

经过DNA的检测,警方确认,在M案的谋杀现场发现的精液DNA,与徳萨尔沃的DNA吻合。徳萨尔沃杀害Mary Sullivan的证据确凿。

不知道大家看到“性侵—勒死”这个手法想到了些什么,我首先想到的是华城连环杀人案,两个案件相似点有:

不一样的是,我认为华城案的凶手无论有几个,其中一定不乏具有性欲倒错障碍的犯罪人,而就波士顿扼杀者而言,a和b均属于一般类型的入室强奸连环杀手。

也有弄到相关现场图,但是不知道是限制还是什么原因,传不上来,而且比较模糊,看下面这个就好:

1962年后所有的系列案件,无论受害人是年轻女子还是老妇人,绳结的系法变得统一了,这之后的案件,凡是现场留下绳结的,系法均为第一种。

谢尔曼,凯西和迪克·莱尔,这三位是调查犯罪现场的痕迹师,他们在1968年的一次访谈中同样谈到现场多次出现技术性差异的问题:

所有老妇人遇害案(A案、B案、C案、D案、E案、F案、I案、K案)中,徳卧杀人事件除了C案凶手留下一个血足迹外,其它案件的痕迹几乎没有多少留给警方鉴定,还多次将现场按照个人意愿进行布景,将死者摆成各种戏弄和侮辱性的姿势,这里可以体现的是凶手犯罪过程的从容不迫和从始至终的标记性目的,而且具有一定的反侦察能力。

而几乎所有青年女子遇害案(G、H、J、L、M案)中,凶手具有很多次明显的疏漏,其中G案中,凶手居然把自己的手提包遗忘在了现场,可惜的是这个包里只有一些报纸和宣传广告,警方只提取到了一些残缺的指纹和掌纹,除此之外,凶手多次在现场留下了血足迹。

有人可能会觉得凶手可以通过“小脚穿大鞋,大脚穿小鞋”来伪装,但要注意这种方法其实是很愚笨的,很容易被鉴定出来的,由于脚部受力特点的影响,血足迹是很难这样伪装的,正所谓“穿大鞋容易出现分散血迹,穿小鞋容易出现印底集中块血迹”,这些伪装很容易就会被一眼识破。

第一幅图中间这条街当时也被叫做波特兰大道,而多数案件都发生在这条大道沿线。

整条大道可以视为凶手的作案区域,但是由于作案人的心理舒适度的影响,在作案区域内,一般不会有聚集作案点出现。

——简单地说就是凶手会把整个波特兰大道当做狩猎场,但是不会把作案地点集中在某一处。

有趣的是,本人模拟了大致的位置图,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图糙字丑,凑合看看):

从图上的可以看出,针对老妇人的前几起案件虽然是在沿线作案,但是彼此均隔了很远的距离,但是,针对年轻女子的案件,居然都选择在了老妇人被害地点附近作案。

a凶手属于“以性侵作为内在发泄的基本手段,以纯粹的寻求杀戮欲望作为根本动机”的连环杀手。

b凶手属于“以性侵作为内在发泄的基本手段,以寻求满足性欲望作为根本动机,并非寻求杀戮快感”的连环杀手。

可以说,德萨尔沃对于性欲的需求和要求是很高的,但是在妻子身上得不到满足,所以寻找其他获得满足的条件,如果在这个条件上遇到a这个级别的连环杀手,而且a已经对其进行ABCDEF六起典范案例示范,德萨尔沃也完全可以变为一个“不纯粹的连环杀手”。

而这个神秘的a杀手,由于可供画像的证据依然太少,所以最简单的画像结论只能给出下面几个(或然):

有很多人怀疑George nasar是凶手,这个人是德萨尔沃的狱友,有很多疑点,但是我的结论是:

——1948年,因为和朋友一起杀人而被判处无期徒刑,表现良好提前出狱,杀人的原因是图财,当时直接抢过朋友手上的枪将人打死抢走了被害人的车和钱包,行事鲁莽冲动,没有任何计划和预谋。

——1964年9月29日,因为一点点口角枪杀44岁的加油站老板和他14岁的女儿再次被捕入狱,被判处终身监禁。

George nasar属于很典型的无组织性犯罪人,智力水平低,基本上是不可能做出细节处理如此精致的老妇人系列被害案的,也无法对德萨尔沃起到绝对的“领导”作用。

上个世纪中后期的美国是混乱的国度,各种犯罪行为层出不穷,也是连环杀手的极度活跃期,无辜的生命一个接一个的逝去,警方的办案存在很多问题,也出现过很多冤假错案,但是正是这些,成就了美国现在高度发达的犯罪学和极其完备的刑事侦查体系,但愿那些无辜的亡灵在圣洁的国度能够有所欣慰吧,而那些过去利用刑侦技术的不成熟,利用社会阴暗面来躲过法网的犯罪人们,或许已经带着罪恶肮脏而血腥的灵魂堕入地狱,我也希望无论现在还是未来,这些魔鬼将会越来越少,而躲过法网的魔鬼,也将不复存在。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ilvercreeksteakhouse.com/,赫格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